littleAlien_G

愚人節。 #澈漢

😢😢

NiYue:


節日系列之《愚人節》澈漢 ver.
BGM《惡作劇之吻》片尾曲《惡作劇》

-

「我覺得心快要痛到死掉了⋯⋯」

「失戀真的太難受了,原來電視上說的都是真的!」

「怎麼辦,心痛有得醫嗎?呀,不要裝作沒聽到啊!」

尹淨漢坐在地板,兩手撫在自己心口,裝作可憐兮兮地看著沙發那個拿著洋芋片看電視劇的男人,對方壓根兒沒有要搭理他的意思,那個人甚至在看到劇情精彩的部分時,拍著沙發扶手怒吼:「呀!這男人太過份了,怎麼能同時有兩個女朋友!」

「呀,崔勝澈!我都說我心痛到要死掉了,你這傢伙有沒有道義啊!摯友失戀居然不聞不問、只關心電視劇!」尹淨漢瞪了他一眼,把電視關掉,雙手抱在胸前。

崔勝澈瞄了尹淨漢一眼,又塞了一把洋芋片到嘴裡,一邊咀嚼一邊回答:「你每次失戀都是這樣說的,還不是好好的活到現在嗎?」

「這次不一樣,我真的太難過了。」

崔勝澈把嘴裡的洋芋片吞下肚,一臉不相信地哼了聲。

「你的表情一點都不像難過。」

尹淨漢換女朋友的速度比他減肥的速度還快,明明前一天還和隔壁系系花安揪拉交往,隔天居然和學妹艾蜜莉在學校的涼亭裡面接吻,當遇到比較八卦的同學問崔勝澈「尹淨漢現在女朋友到底叫什麼名字」時,身為摯友的他從來都答不出來。

尹淨漢非常有女孩子緣,從小就是,剛上小學的第一天,尹淨漢收到的糖果餅乾比中元普渡還豐富,他每天最常聽到的話就是「我長大要嫁給你」,上了國中以後老是有女同學為了他吵架、搞小團體,情書疊的厚度起來都比崔勝澈的腿還要長,高中的時候更不用說,每三天就有女同學為了尹淨漢約在校外談判,吵到校長出面勸架,場面一發不可收拾,其中一邊的女孩子還差點把校長的假髮扯掉⋯⋯

通常這種人氣王應該會被男同學集體霸凌的,偏偏尹淨漢又很會做人,認識他、跟他相處過的同學沒有一個真的能打從心底討厭他,尤其是在看到他那張善良無害的笑容以後,連男人都要心動。

大概只有崔勝澈才明白尹淨漢真正的樣子吧。

動不動就鬧脾氣,嘴裡說沒怎樣其實心裡氣得要命、懶惰不喜歡自己吃飯,都二十歲了還老是要人餵、嘴巴很壞,是天生的吵架高手,沒有尹淨漢吵不贏的架,如果真的吵不贏也會耍手段讓自己成為有利的那一方、能坐著就不站,能躺著就不坐,他的世界只要有床就可以存活、最喜歡惡作劇捉弄崔勝澈,尤其是裝生氣裝病裝有心事,通常都是沒事⋯⋯

崔勝澈和尹淨漢從小就是鄰居,彼此父母的關係一直很好,他們兩個穿過同一條小內褲、吃過同一個奶嘴,偶爾還會不小心喝到同一個奶瓶,可以說是一路吃對方口水長大的,尹淨漢從小就特別黏人,老是喜歡跟在崔勝澈屁股後面,崔勝澈喜歡跑來跑去,尹淨漢就在背後追,追到跌倒摔跤,膝蓋上充滿著傷口,還不忘對他哭著裝可憐討揹揹。長大以後更慘了,尹淨漢是皇帝,崔勝澈就像丫鬟,不但要照顧他的生活起居還要負責安撫老爺的情緒。

尹淨漢父母在他年滿二十歲以後就退休,搬到鄉下享福了,把他一個人丟在首爾,崔媽媽向來很疼愛尹淨漢,把他當成自己兒子一樣,甚至對尹淨漢比親生兒子崔勝澈還好,擔心一個人住在隔壁的尹淨漢肚子餓時就叫崔勝澈去送飯、擔心尹淨漢孤單就叫崔勝澈去陪玩、擔心尹淨漢冷了就叫崔勝澈去當人體棉被,兩個人睡一起才溫暖,如果不是因為兩個人都是男孩子,他們大概會被逼著結婚吧?

看著尹淨漢上一秒還假哭像是林黛玉一樣,下一秒馬上變臉關上他的電視就覺得很好笑,尹淨漢什麼個性他太了解了,因為和女孩子分手而心痛什麼的根本不可能。

上一次看到尹淨漢哭好像是高中吧?因為家裡養的蠶寶寶變成蛾飛走了這件事哭了整整三天,崔勝澈問他:「你在養牠之前不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了嗎?」

「知道是一回事,真的親眼看他飛走又是另外一回事啊!難道知道吃進去的東西會再拉出來你就不吃飯了嗎?」尹淨漢一邊擦眼淚一邊瞪著他,吸了吸鼻子又接著說,「你這個冷血動物,我養他那麼久,你難道跟他都沒有感情嗎?」

「⋯⋯好啦,你不要哭了,好難看。」看尹淨漢眼睛都哭紅哭腫了他實在也很不忍心,輕拍對方的背溫柔安撫,尹淨漢大概是哭累了,靠在崔勝澈肩膀上睡著,明明眼睛緊閉,嘴裡卻喃喃著:「謝謝你⋯⋯」

大概在是感謝那隻蠶寶寶,不對,那隻蛾先生的陪伴吧,那傢伙真的很重感情。

他把洋芋片放回桌上,舔舔沾滿粉末的手指,然後摸摸尹淨漢的頭:「知道了,別再用那種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我。」

「知道什麼?」尹淨漢眨了眨眼睛,「你不要用沾滿口水的手摸我!」

「你在那吵著心情不好,不就是想要拗我一頓嗎?」崔勝澈嘆了一口氣站起身,拿起尹淨漢隨手掛在沙發上的外套,拉著他的手出門。

走在前頭的崔勝澈不可能會發現,跟在背後的尹淨漢,臉上居然掛著的勝利者般的笑容。

-

拿著雞腿狠狠咬下上面的肉,尹淨漢兩隻眼睛直直瞪著前方一臉吃得美味的崔勝澈。

「居然帶我來吃學校附近的炸雞店,還學生價打八五折,你有夠沒誠意。」

「以你失戀的速度,就算我是比爾蓋茲也會立刻變成窮光蛋。」崔勝澈哼了聲,夾了一塊蘿蔔放進嘴裡,尹淨漢發出一聲「噁」,然後又瞪他一眼。

「我明明都是被甩掉的那個,你為什麼從來不同情我?真是誤交損友。」有夠委屈,他還記得上禮拜自己失戀的時候,崔勝澈看著他露出「你這個禍害」的表情,他還被賞了一個耳光耶!

「如果你對她們的感情有百分之五的認真就好了。」崔勝澈抬頭看了他一眼,發現尹淨漢嘴角有炸雞的醬汁,習慣性地伸手幫他抹掉,舔了舔手指,「都幾歲了,還吃得滿嘴都是。」

尹淨漢咬了咬嘴唇。

崔勝澈總是習慣做出這些舉動,對於親密的肢體碰觸和間接接吻他彷彿一點都不在意,照顧尹淨漢就像對待自己的弟弟一樣,這讓尹淨漢很惱火。

在一起二十年了,崔勝澈明明是全世界最了解他的人,為什麼從來都沒有發現他的感情?

和那無數的女孩子談戀愛不過是一種試探,交往之前他都會事先告知對方自己已經有喜歡很久的人,如果還是不願意放棄那麼交往一陣子也沒關係,前提是彼此之間的關係必須由尹淨漢喊停。

等到崔勝澈終於回頭看到自己的時候,他就會喊停,但他從來沒有等到過那一天,總是在那之前就被對方甩掉。

於是他和無數女孩交往、又被無數女孩拋棄,在失戀不知道第幾次以後,原本還會安慰他兩句的崔勝澈連一句「不要難過」都不說了。

高中那年,尹淨漢養了一隻蠶寶寶,親眼看著他從肥肥胖胖的模樣蛻變成為一隻蛾,最後拍打著翅膀飛離他的身邊。

他哭得很慘,崔勝澈後來說,認識尹淨漢十幾年從來沒看過對方哭得那麼傷心,他不知道的是,尹淨漢哭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那隻蠶寶寶,而是怕崔勝澈也會和蠶寶寶一樣慢慢成長、慢慢蛻變,在變成很好、很優秀的男人之後,飛到別人身邊。

看著手上的炸雞,他無奈地笑了。

並不是沒有想過先告白,但以崔勝澈的個性,就算他對尹淨漢沒有那方面的意思,也會因為自責愧疚而留在對方的身邊,所以就算急到快要瘋掉也只能耐心等待,等待他回頭看自己一眼。

「不要對著炸雞嘆氣,對消化不好。」

「如果現在吃的是烤肉我就不會嘆氣了 。」尹淨漢噘著嘴,「勝澈真的好小氣喔。」

「⋯⋯」崔勝澈無語了一下,「五號領薪水。」

尹淨漢才終於呵呵笑出聲,他的勝澈啊,總是對自己如此寵溺、對自己的一切無限包容,怎麼可能不喜歡他呢?

吃完要準備離開炸雞店之前,尹淨漢去了趟洗手間,崔勝澈一個人在門口等,傍晚的風有些涼意,讓他忍不住搓了搓手。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忽然發現不遠處有個稍微熟悉的人正朝著自己方向走來,他眯起眼睛仔細想了一下,才終於想起對方的真實身份。

是尹淨漢剛分手的文學院院花,身邊站著一個比她高出一顆頭的護花使者,兩個人親暱的不得了,還手勾著手有說有笑。

經過崔勝澈身邊時,女孩露出了鄙夷的目光,聲音不輕不重卻直擊他的心口:「像尹淨漢那種人,多跟他在一起一秒都讓我覺得噁心。」

崔勝澈平常真的不怎麼生氣的,被別人笑說自己是尹淨漢的小嘍囉的時候不生氣、被尹淨漢捉弄的時候不生氣、尹淨漢拗他請客也不生氣。

他這個人唯一的底限就是尹淨漢。

「分了也好,反正像妳這種人也配不上尹淨漢。」

對方的護花使者轉過頭怒瞪崔勝澈,甚至想掄拳,平常有在運動健身的崔勝澈也不是省油的燈,對方想動手時他也已經準備好要全力攻擊,當他打算先下手為強時,手臂被人從背後拉了一把。

「回去吧,勝澈。」尹淨漢低著頭,手還搭在崔勝澈的手臂。

「可是——」

「我說,回去吧。」

回去吧,他不想留下來繼續丟臉。

別人要怎麼在背後議論他,他真的無所謂,但他不希望那些不堪入耳的話傳進崔勝澈的耳朵裡。

在喜歡的人面前,想表現出最美好的那個樣子。

所以,回家吧。

回家的路上,尹淨漢走在前頭、崔勝澈走在背後。崔勝澈的目光沒有一刻從尹淨漢的身上移開,看著他有些落寞的背影,他突然有些後悔。一直以來尹淨漢失戀的時候總是裝作沒事、不難過的樣子,他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尹淨漢這次是真的受到傷害了⋯⋯

到尹淨漢家門口等待對方掏出鑰匙時,他靠在尹淨漢的肩膀上蹭了蹭,說了句對不起。

「對不起,不知道你難受還那樣說話調侃你。」

尹淨漢愣了愣,知道崔勝澈誤會了,但他不打算解釋。對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好舒服,那是崔勝澈去年生日的時候尹淨漢送給他的,特別去訂製了一款屬於崔勝澈的香味,全世界獨一無二。為了那瓶香水,他當了三個月的餐廳服務生,忍受男女客人不同的騷擾。

「也沒有這麼難過啦,我的確誇張了一點。」

「想把那些傷害你、辜負你的人都痛扁一頓。」

摸摸肩膀上那顆頭,尹淨漢一個不注意就把真心話當成玩笑說了出口:「呵,勝澈真的很會逗人開心,不然乾脆你跟我在一起好了,就不會有那麼多麻煩的問題了。」

崔勝澈放在尹淨漢腰間的手僵了一下,然後把頭和手都從他身上移開。

「說什麼傻話。」

「是啊,是傻話呢。」尹淨漢還是笑了笑,轉開門上的喇叭鎖,「今天好像比平常冷,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崔勝澈看著尹淨漢的眼睛,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單手抵著門板:「淨漢?」

「晚安。」尹淨漢拉開笑臉,用力關上門。

有些話,真的不能隨便說出口。

尹淨漢蹲在門邊,聞著自己身上的外套,那股屬於崔勝澈的淡淡氣味還在鼻尖,久久揮散不去。

-

在那之後,兩個人的相處並沒有任何改變,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有尹淨漢自己知道。他在心底默默起誓,這樣的話絕對不能再說第二遍,就算是玩笑也絕對不再開。

就這樣過了半個月,三月的天氣依然很冷,學校裡的八卦熱度卻從來沒有冷卻過,而那話題的主角,當然仍舊是全校最出名的少女殺手——尹淨漢。

只是這次,情況好像有點不對。

尹淨漢換女朋友的速度很快早就不是什麼新聞,但沒有人知道原來尹淨漢的口味那麼廣泛,連男人都照吞不誤。

崔勝澈聽到系上的同學用極為難聽的字眼形容尹淨漢時,沒忍住手上緊握的拳頭,往對方揮過去以後就是一陣鼻血狂流。

「講話給我放尊重一點。」

他走出系館,拿起手機撥給尹淨漢卻一直是語音信箱,在他會去過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沒看到尹淨漢的身影,通訊軟體傳來好幾十則全部都沒有讀取也沒有回覆,崔勝澈急得想生氣,但心裡更多的卻是擔心。

那傢伙根本沒有表面上那麼堅強,所以他才拼了命想保護尹淨漢。

找了三個小時仍是一無所獲,崔勝澈回家時順路去按了尹淨漢家的門鈴。

在他不耐煩地按了第一百零四次時,門終於開了。

當他看到尹淨漢頂著可怕的黑眼圈來應門時,原本在爆發邊緣的崔勝澈氣都消了。看他這樣,誰還捨得對他生氣?

「你為什麼不接電話也不回我訊息?」

「我一直在睡覺,因為開震動模式所以沒聽到。」尹淨漢舔了舔嘴唇,「沒事的話我要繼續睡了。」

「等一下。」他拉住門板不讓對方關上,「淨漢,我不是別人,你不要連我都躲。」

尹淨漢深深吸了一口氣,明明聲音很微弱卻依舊逞強:「我沒有躲⋯⋯」

他只是不想讓崔勝澈看到自己現在的模樣,一頭亂髮、衣衫不整、比熊貓還深的黑眼圈和哭紅的眼睛。

明明沒做過的事情為什麼要把他牽扯進去?他明明已經明確拒絕過那個人了,為什麼散播謠言的人不先和自己求證呢?他的確是爛到不行,但沒做過的事情憑什麼要他也承擔⋯⋯

他怎麼可能和男人在交往?他尹淨漢這輩子只喜歡過一個男人,那個人叫做崔勝澈⋯⋯

學校網站上把他罵得好難聽,甚至有人還把根本無關的崔勝澈也一起拖下水,說他們兩個人的友情很病態⋯⋯他簡直要氣瘋了,他和崔勝澈的事情什麼時候又輪得到別人指手畫腳了?

他不想去學校面對人群,更不想看到崔勝澈,不想讓他擔心更不想讓他也被波及,但偏偏讓對方看到自己現在最慘的樣子。

尹淨漢深深吸了一口氣,整理了自己的情緒。在崔勝澈面前他不能軟弱,不想讓對方看到這麼無能的自己。

「我會解決的,所有事情我都會解決。對不起勝澈,居然連你都被拖下水,我真的——」

「我才不在意那些。」

他推開門走進尹淨漢家,站在他面前的尹淨漢看起來真的很憔悴,頭髮衣服都亂七八糟,眼睛又紅又腫像剛哭過,這麼勉強的模樣能解決什麼事?

「勝澈,你相信我嗎?」

「我沒有和那個人在一起,這一次,我真的好好的、明確的拒絕了。」

「你相信我嗎?」

崔勝澈摸了摸尹淨漢的臉,揉揉他的頭髮,最後輕輕把他擁入懷中。

「我當然相信你。」

這輩子,他唯一不會有任何猶豫和懷疑的人,就是尹淨漢。

-

流言蜚語傳了兩天,到第三天崔勝澈再點進去學校論壇時,那些關於尹淨漢的造謠全部都消失不見,再也沒有人提起。

崔勝澈透過朋友找到了發佈文章的IP,最後找到了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混蛋,就是那天差點在炸雞店門口和他打起來的傢伙,崔勝澈痛扁了他一頓,對方斷了兩根肋骨卻不敢吭聲,畢竟是自己理虧在先。

事情順利解決,尹淨漢卻失去了以往的笑容。

他坐在公園的長椅等著去買咖啡的崔勝澈,看見天空有幾隻蝴蝶在飛舞,想起了他的蠶寶寶。

蝴蝶朝他的方向飛,尹淨漢伸出手讓蝴蝶停在自己的手上。

「你見過我的孩子嗎?他是一隻蛾,長得不算好看,但我很喜歡他。」

見蝴蝶沒有要離開的打算,他抱歉地說:「你長得很漂亮,比我的蠶寶寶漂亮很多倍,不過你沒辦法替代他,因為他是獨一無二的。抱歉,趕快回去吧。」

揚了揚手指,蝴蝶再一次往天空飛。

尹淨漢笑著抬頭,突然一股暖意覆蓋在他的臉頰上。

「居然在和蝴蝶說話。」

「不會說話的昆蟲比會說話的人類友善多了。」

崔勝澈知道,尹淨漢還是沒有放下那時候的事。把咖啡放到對方的手裡,他笑了笑:「都和蝴蝶說了什麼?我也想知道。」

「問他有沒有看到我的蠶寶寶。」尹淨漢對著天空揮手,「那是我第一次養的寵物,我真的很喜歡他。」

「⋯⋯」崔勝澈清了清喉嚨,他還記得尹淨漢第一天捧著塑膠盒回家的時候,他一邊尖叫一邊叫尹淨漢不要靠近自己,尖叫指著蠶寶寶大喊「那生物很噁心」,沒想到尹淨漢養了蠶寶寶好幾個月,他也幫忙準備過幾次桑葉,時間久了,其實覺得那小傢伙挺可愛的。

「你說得對,明明都知道他會飛走為什麼要難過?早知道就不養了。」

明明知道喜歡崔勝澈這件事情可能永遠不會有結果,他為什麼還要往那個坑裡跳?早知道就不要喜歡他了。

但是,那股強烈的感情由不得他控制啊⋯⋯

「那這次我們養點長壽一點的小動物吧?不要會飛的、不要會逃走的,烏龜怎麼樣?」

尹淨漢轉頭看了崔勝澈一眼。

為什麼崔勝澈總是那麼閃耀,為什麼崔勝澈那麼好看,為什麼他全身的血液都因為這個人沸騰,為什麼他會這麼喜歡崔勝澈⋯⋯

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像情話,所以自己才無法自拔。

「都是你不好。」

他拉著崔勝澈上衣領口,讓自己的嘴唇貼上對方的,僅僅是貼著彼此的唇瓣而已,尹淨漢就覺得自己好像要死掉了。

這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離開崔勝澈的嘴唇,他把手上的咖啡留在長椅上,對著他扯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提早祝你愚人節快樂。」

-

尹淨漢後來回家以後傳了訊息給崔勝澈,只有簡單一句話。

『我們暫時不要見面了。』

崔勝澈看著手機螢幕從亮轉暗又回覆亮光,他腦子裡面一團亂。尹淨漢親了他,尹淨漢為什麼要親他?尹淨漢離開的時候眼眶紅紅的,尹淨漢為什麼要哭?

他想追上去,卻不知道追上對方以後應該說什麼,他喜歡尹淨漢嗎?他們從出生就在一起,太習慣照顧和保護對方,擋在尹淨漢前方好像是一種反射動作,那是愛情嗎?

他也暗戀過班上的女同學,最後卻都是不了了之,比起那些女孩,他更關心尹淨漢,總是把尹淨漢擺在第一位,這樣是愛、是喜歡嗎?

那行字好像緊箍咒一樣,只是孫悟空是頭被緊箍著,他卻像是心被用力擰著那樣痛苦。

比起顧慮自己喜歡或者不喜歡,他更擔心尹淨漢的心情。

最後崔勝澈還是在深夜時衝動的去敲了隔壁的門,他故意耍賴把門上的貓眼遮住,在什麼都看不見的情況下尹淨漢只好打開門。

在看見崔勝澈那個瞬間他又想關門,崔勝澈卻把手指放在門縫上。

「你如果真的那麼狠心就關門吧。」

尹淨漢瞪了他一眼:「你到底要幹嘛?」

「淨漢,你喜歡我嗎?」

「那很重要嗎?」

崔勝澈皺起眉:「當然重要。」

尹淨漢回頭看了一眼然後看著崔勝澈的眼睛,輕輕笑出聲。

「我不喜歡你。」

崔勝澈沒想到尹淨漢的回答是這樣,他抓住對方的肩膀又問了一次:「你真的不喜歡我嗎?」

「嗯,不喜歡,全世界最討厭,如果你可以離我遠遠的就好了,我們以後就當陌生人吧。」

崔勝澈張著嘴,不知道應該回答什麼好,這一切都不在他的想像範圍之內。那他剛才像傻瓜一樣思考自己喜不喜歡尹淨漢的問題那麼久是在搞笑嗎?

「不對,那你為什麼親我?」

「我本來就是那麼隨便的人。」尹淨漢攤手,「問題問完了就趕快回家吧。」

崔勝澈真的傻住了,他們分開的時間不是才不到五個小時嗎?為什麼尹淨漢的轉變那麼快⋯⋯

胸口的悶痛感讓他快要昏厥,崔勝澈摸著自己的心臟,低頭笑了兩聲:「呵呵,你真的很壞,從小欺壓我就算了,連長大了都還是喜歡欺負人。」

「在我終於發現自己心意的時候⋯⋯尹淨漢,你真的很⋯⋯過份。」對尹淨漢,他沒辦法說出什麼狠話或詛咒,他不希望尹淨漢發生任何事,就算在一顆真心被對方狠狠摔碎以後,還是希望尹淨漢能好好的、能幸福快樂。

他真的太沒用了。

放在門縫的手慢慢往下滑,他轉身要回家,繼續待在這裡實在太糗太難堪了,他真的再也不要來了。

「呀。」

「你真的就這樣走了?」

崔勝澈沒回頭,回了句:「不然你覺得我留在這裡還有什麼意思嗎?陌、生、人。」

「喔,那你就走吧,慢走不送。」尹淨漢哼了聲,「該來寫日記囉,我居然在四月一號這種有趣的日子裡失去喜歡的人,真可憐啊真可憐。」

崔勝澈猛然轉身。

他剛才說什麼?四月一號?喜歡的人?

視線移到尹淨漢客廳的日曆,今天真的是四月一號!

「你⋯⋯你⋯⋯」崔勝澈指著尹淨漢說不出一句話,「你真的⋯⋯尹淨漢⋯⋯」

「不是要回家嗎?還待在這幹嘛?」

尹淨漢作勢要關上門,崔勝澈卻搶先一步抵開門,側身走進屋子裡,體貼地鎖上門。

「有沒有人說過你真的很壞心?」崔勝澈把尹淨漢逼到牆邊不讓他逃走,把自己的額頭靠著對方的,縮小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你說討厭我,其實是喜歡我吧?全世界最喜歡,如果可以跟我永遠在一起就好了,還想當我的愛人?」

尹淨漢移開視線抿緊嘴唇,他第一次和崔勝澈那麼靠近,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好快,彷彿只要沉默就會讓對方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你不是隨便的人。」他吻了尹淨漢的臉頰。

「太近了⋯⋯」

崔勝澈挑了挑眉:「你剛才不是說希望我趕快回家嗎?我聽出你的邀請了。」

「誰邀請,唔——」

沒等尹淨漢說完,崔勝澈早就想親吻那兩片唇瓣了,被尹淨漢抿得太過用力而出現了淡淡紅痕,他輕輕咬了一口對方的下唇,說:「以後不要抿嘴唇。」

「那是⋯⋯習慣動作⋯⋯」

「那以後就換一個習慣吧。」崔勝澈舔著尹淨漢小巧的耳垂,「例如吻我。」

-

早上醒來時,尹淨漢發現崔勝澈一個人窩在角落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戳戳心上人的肩膀,崔勝澈這才回過神。

「想什麼想得那麼專心?」

「我只是在想,你那時候因為被惡意辱罵同性戀而情緒低落這麼久,卻跟我⋯⋯」

尹淨漢用力咬了他的手臂一口。

「你是笨蛋嗎崔勝澈,我難過的原因不是因為被嘲笑性取向,而是他們把你也牽扯進來好嗎?」

想想還是覺得很無言,他又咬了崔勝澈一口:「你真的是我看過最笨的人了。」

手臂上有尹淨漢的齒印,崔勝澈卻笑得格外開心,躺回床上把對方緊緊圈在懷裡:「我們淨漢真的太喜歡我了。」

尹淨漢笑著又罵他一句傻瓜。

比起自己,他更擔心崔勝澈的情緒、擔心崔勝澈被自己的流言所波及,那是他最不想要看見的。

昨天在公園衝動吻了崔勝澈以後,尹淨漢在心裡想,如果對方追上來的話,他會願意為了崔勝澈再勇敢開口一次,如果崔勝澈沒有追上來,那麼過去那些感情就讓他隨時間流逝消失吧。

還好崔勝澈沒有讓自己期待落空,當他打開門看見對方就站在門口時,他幾乎要哭出來。

這表示,他是有希望的對不對?

躺在崔勝澈的懷裡,尹淨漢用臉頰磨著他的胸口,終於有了對方就在身邊的實感。

「等等!」

原本挪好位置準備再睡一下的尹淨漢跟著崔勝澈一起坐起身。

「我突然想到很重要的事。」崔勝澈轉頭看著尹淨漢,換他一臉可憐兮兮。

「什麼?」

「我不要交往紀念日是在愚人節這麼荒唐的日子啦!」

以為可以得到愛人安慰的崔勝澈睜著大眼睛眨呀眨的,沒想到尹淨漢居然回答:「誰說要跟你在一起了?」

「你說什麼?」崔勝澈以為自己有幻聽。

尹淨漢又重複了一次:「我又沒說要和你交往。」

「哪有人這樣的!」

「今天是愚人節,一切的一切都不算數。」

尹淨漢揚起下巴露出勝利者的笑容,一旁的崔勝澈心情簡直晴天霹靂,看著心上人露出的白皙肌膚,崔勝澈也露出了同樣的笑容。

「好啊,以牙還牙,待會你就算哭著喊不要或者停下來我都會當成沒聽到的。」欺身壓在尹淨漢身上,崔勝澈在他的頸脖處不斷舔吻。

「崔、勝、澈!」

「愚人節快樂,親愛的。」

(完)

-

最前面的連續劇出處是starshow360全圓佑演的壞男人🌚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養過蠶寶寶
我小時候原本很怕蠶寶寶,後來同學分我一隻,每天相處在一起都有感情了
結果最後牠變成蛾飛走了,趁我去補習班的時候,連再見都來不及說😭
(當然現在長大了我不敢養了但我小時候真的流行過,哈哈哈)

節日系列會有三個CP,另外兩對一樣是榮勳珉佑🙈
還不確定要怎麼規劃,可能一個節日三對或是三對三個節日
除了節日跟組合,其他完全沒有想法,總之下回分解(?)